张国荣
凡听电台 凡听电台 2016-04-30 播放6
第10期

经典是历史尘埃中没办法掩盖的精华,经典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文化,经典是一杯清酒愈放愈浓,经典是一种情节,无法忘怀。

“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。”这熟悉的歌声,是哥哥的哥,也就是张国荣。一个不朽的神话,一个永存的经典。

说到张国荣,我脑海中最深的印象就是何宝荣。在电影《春光乍泄》这部片子里,何宝荣是主角之一,由哥哥张国荣扮演。另一个主角是梁朝伟扮演的黎耀辉。

何宝荣那句“黎耀辉,不如我哋由头来过。”湿了我多少次双眼,刺痛了我多少次心扉。

何宝荣一再轻易与黎耀辉分手,又一再让黎耀辉重头来过。他放任自由,大摇大摆的无止限的索爱,虽然看着像玩笑,像嘲弄,不过他是认真的,没有一丝玩弄。其实说透了,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认真的爱着黎耀辉,可是奈何性格张扬,激烈,放荡不羁。甚至说他孟浪也不过分。这种爱超脱性别的约束,人性的捆绑。爱的那么累。

我觉得何宝荣是美得,那种美,美的痛彻心扉。虽然他在影片中很少体现美丽,大多都是鼻青脸肿的样子,可是我爱的他就是这样的,脆弱的迷离,醉生梦死肆意的挥霍着一切,好像一瓶墨汁沾染了无数的污点。同时他又执着,天真,敢于为爱付出一切,纯洁的又像一个孩子一张刚刚印出的白纸,洁白无瑕。就是这种富有矛盾的人格魅力如同甜美的毒药,让人痛苦却甘之如始。像最绚丽的罂粟,让人欲罢不能。

说实在的,除了对这个角色的爱,我更多的是心疼何宝荣,心疼这个双重矛盾的小男人,心疼他那不被承认的虐恋。他的爱太苦太苦。

看起来好似,何宝荣一直在折磨黎耀辉,其实他才是最煎熬的。他甚至连索爱时都是痛苦煎熬的,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痛苦煎熬,他才能放任自由恣意的去爱,拼命的给自己寻求快乐。就像一个在地狱的人,拼命地追逐着那无法触摸的阳光。他爱的真实,实在太煎熬痛苦。

记得那个片段,重逢之后,何宝荣给黎耀辉打电话,叫黎耀辉去酒店。黎耀辉挂了电话,一边喝酒,一边来到了何宝荣所在的酒店。来到了之后,黎耀辉表面上气势汹汹,不愿入门,可是在见到何宝荣那一刻就恨不得就冲上去抱着他。不过此时,心里面还是闹着小别扭。何宝荣见到他以后,一把将他拽去门中,像一头饥饿的野兽一样。仿佛要把黎耀辉拆吞入腹,吻着他,夺走他口中所有的空气,将自己的气息充斥在他口中的每一个角落里。这个吻,是一种侵犯的吻,但表情又是一种撒娇的,更是一种痛苦的饥渴的表情。即使这个吻那么粗暴,即使何宝荣那么粗暴,可就是让人莫名其妙的心疼他,根本讨厌不起来。我想黎耀辉也是这样的吧。何宝荣太坦率,他明白的用实际行动向黎耀辉说,他要他,他爱他,他真实的想要他。他备受煎熬的想要他。也许大家都说何宝荣是孟浪的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可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怕失去爱的可怜孩子,适合不折不扣的胆小鬼,他任性的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不松开双手,牢牢的握紧他看到的爱,握紧他渴望的一切。

何宝荣其实只是一个角色,可是这个角色就是哥哥自己。这个最像他自己的角色。张国荣也像何宝荣一样矛盾,痛苦,哥哥的心中藏着浓浓的爱,哥哥的黎耀辉是唐鹤德。

唐鹤德是张国荣这一生最挚爱的人。两个人从小认识,哥哥的眼光真好,唐鹤德是所有人眼中的理想男朋友。风度翩翩,沉稳帅气,智慧儒雅,没有办法让人讨厌,没有办法不喜欢他。哥哥的黎耀辉真帅,可是当何宝荣真的遇到黎耀辉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?不得而知。遇到唐鹤德也许是张国荣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,也许是这一生中最大的不幸。幸运的是遇到了这么优秀的人,不幸的事他们相爱了。张国荣曾经在跨越97演唱会向全香港公开,他这一生中唐鹤德和他的母亲是他一生的挚爱。这是何等的勇气,后来我明白了,这不是勇气,这是爱。

张国荣和何宝荣真的很像,或者说他们就是一个人罢了。他们都勇敢的追爱,为了爱被全世界抛弃也在所不惜。他这一生过得太真,活得太累。

也许我说的是也许,也许他不去拍什么《春光乍泄》不去拍什么《霸王别姬》不去穿高跟鞋小洋装。就把自己内心隐藏起来,他是不是会过得更好?不会被人唾骂,不会成为焦点,不会被世界抛弃。可是那样就不是张国荣了。就像他的歌“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。”他就像一朵烟火。这朵烟花在最精彩的时候谢幕。不过那美丽的瞬间永远留在这个世间成为经典。

世间再无愚人节,哥哥,你的玩笑开的太过分,哥哥我想替这个世界抱抱你给你温暖。

展开全文
标签: , ,
请登录再评论
  • 哇哇~ [s-42]